探索从根子上解决河湖生态问题 这些城市这样做

沂南广播电视网综合 刘迅2020-05-03 05:47
浏览

  探索从根子上解决河湖生态问题

  【绿色治理,这些城市这样做】

  江苏苏州石湖往东北约20里,老城区平江路的巷子里,评弹叮咚。花窗外,游船在小河里晃晃悠悠,游客好奇地俯下身,发现清澈的小河里“串条鱼好多”。平江路往东15里,被称为“洋苏州”的苏州工业园区,金鸡湖畔灯光闪烁,14公里的环湖步道,成为市民健身休闲的好去处。既观景,又健身,朋友圈里晒的是美景,也是对幸福生活的满足。

  灵动的苏州着实让人流连忘返,这里是水的“天堂”,境内河网密布,有湖泊353个,河流2万多条,水域面积3205平方公里,素有“东方水城”的美誉。

 

  “一江清水”是苏州践行生态文明的检验标志。生态要保护,经济要发展,如何做到“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两相宜”?苏州创新实施“加减乘除法”,通过系统性、整体性推进长江、太湖、阳澄湖、七浦塘、望虞河及支流水岸同治攻坚行动,倒逼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打通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之间的转化通道,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新路子。

  苏州大学特聘教授、苏州大学“东吴智库”首席专家方世南认为,苏州以建设“减法”换生态“加法”,在粗放增长上做“除法”,在发展质量上做“乘法”,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这是在探索从根子上解决河湖生态环境问题,让后世子孙永续享用生态空间。

  “砸笼换绿”布局新产业

  “东方水城”也曾黯然失色。在曾经“以GDP论英雄”的发展模式下,苏州的土地开发利用强度接近30%的国际警戒线,人水争地矛盾凸显。2009年地表水水功能区劣V类水达45.7%,2014年全市废污水排放量达峰值14亿吨,2016年排查出全市黑臭水体932个,老百姓对河湖生态环境问题反映强烈。

  苏州市领导班子陷入了沉思,经济上去了,环境却变糟糕了,“发展为民”究竟体现在哪里?必须以问题为导向,把水环境整治作为检验群众满意度的一个重要标尺,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还老百姓清水绿岸、鱼翔浅底的美丽河湖景象。

  2017年4月24日,苏州市出台《关于全面深化河长制改革的实施方案》,方案明确,到2020年,全市水功能区达标率达到82%,城市、乡镇生活污水处理率分别达到98%、92%,农村生活污水治理率由80%提高到85%。专家指出,这不是简单的数字变化,折射出的是苏州“意识转变,发展转型,生态转优”的发展理念之变。

  苏州市从制度上扭住治水的“牛鼻子”。把生态环境质量作为区县、街镇党委政府的责任红线,将河长制湖长制纳入市委市政府组织推动的重点专项工作或急难险重任务进行专项考核,倒逼各级河长湖长切实担负起河湖守护责任。截至2019年4月底,全市共设立各级河长湖长5106名,每条河流、每个湖泊都有了“家长”。

  “铁黄沙”的命运之变,折射出当地政府的发展理念之变。“铁黄沙”是常熟境内的一块长江滩地,由于地理位置优越,这里一度被认为拥有建造深水港的天然优势。为此,常熟市曾计划将“铁黄沙”打造成现代化物流基地。然而,随着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提出,“铁黄沙”的命运再度迎来了转折。2017年起,常熟制定了《常熟市加强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方案》,进一步强化绿色发展导向,将“铁黄沙”纳入长江沿线三化整治行动,为今后纳入长江沿线万亩生态廊道作准备。如今的“铁黄沙”,正在建设成一座生态岛,自然生长的植物群落7000多亩,岛内既有长江鱼类繁衍洄游的通道,也有人工隔离的候鸟保护区。

  “落实‘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表面上看是解决环境问题,深层次看是解决经济问题,要通过环境治理倒逼产业转型升级,通过‘砸笼换绿’‘腾笼换鸟’‘开笼引凤’,布局发展新产业新经济,让生态环境与经济质量得到同步提升。”常熟市委书记周勤第表示。

  所有河湖“有人管”“合力管”

  苏州是典型的江南平原水网地区,水的连通性决定了治水的系统性、整体性。河长制湖长制的推行,以及创新设立“河道主官”,使部门之间无缝对接,形成工作合力,苏州真正实现了所有河湖“有人管”“合力管”。

  难啃的“硬骨头”被一点一点“啃”下来。北横套是张家港市大新镇南部贯穿东西的一条镇级河道,沿河私搭乱建、污水直排严重,影响行洪安全,损害河道生态环境。老百姓对河道“沿岸空出5米”的清理整治方案不理解,导致拆违一度停滞。中山村党总支书记、村级河长刘钧来到村民家中,开展“三会三解”(民情恳谈会、政策解读会、矛盾化解会,为村民“解政策、解矛盾、解民生”),最终得到村民的理解和支持,拆违顺利完成。整治后的大新镇北横套河面貌焕然一新,形成了美丽乡村、特色农业、乡村旅游融合发展的良好局面。